• 【腾讯云】云产品限时秒杀,爆款1核2G云服务器,首年99元

共享出行的2018:溃败与新生

2020-10-14 17:52 • 稿源:时代周报

共享汽车

“我这么与世无争的人,讨债这事怎么就临到我头上了呢”,北京东四环边上的途歌办公室,前来登记退款的王一文(化名)自我戏谑,任职于媒体公司的他对国内兴起的共享经济十分关注,却没料想自己也成了这一经济热潮褪去后“受害”的一员。

12月17日,共享汽车平台途歌爆出退押金纠纷,数十用户蜂拥而至,公司门口花盆被砸,双方发生激烈冲撞,在过去的十几天里,被途歌欠款的用户、地勤、租赁公司陆续前来,他们的欠款金额从1500-800万不等,而上述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上演。12月27日,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途歌员工已经尽数离去,连近日报道中负责登记前来退押金的前台人员也不见影踪,一片狼藉的办公室已经成为“途歌受害者的联谊”大会。

戏剧性的,在途歌西安、成都等分工公司相继爆出“人去楼空”的消息之时,距离途歌办公室半个小时车程的ofo小黄车公司楼下,用户也排起了退押金长龙,并在短短的两日之内登记人数突破千人,退款金额近20亿元。

自2015年共享单车兴起以来,共享汽车、共享充电宝和共享雨伞这些代表新经济特征的创业风口席卷而来,一时之间人们唯“共享经济”为潮,然而极速的崛起往往并不意味着如日中天的长盛。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,共享出行在风口中演绎了大浪淘沙的残酷和巨头沉浮的唏嘘,期间还掺杂着各个链条里的颓势和人生百态。

从新四大发明到共享出行大溃败,是否意味着共享经济的拐点?

共享汽车寒冬

“途歌商业模式并不好,出现这样的事情是迟早的”,王一文对记者表示,虽然自己是在去年6月份开始使用途歌,但仅在练车及出远门的时候使用,距离最近的一次使用已经长达半年。另一位用户也表示,注册3个多月以来自己只使用了8次,共享汽车并不是自己的刚性出行需求。

多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,以途歌为代表的共享汽车模式自开始出现就伴随着质疑,“共享汽车平台的盈利来源于押金和用户的使用费用,但这种重资产的模式不仅需要支付汽车的租赁费用,还需要支付的成本包括汽车的维护、停车费、章罚款,以及地勤人员的运维等费用,这意味着仍处在烧钱阶段的共享汽车,需要大量和持续的资金投入”。

作为国内知名的共享纸汽车平台,途歌由王利锋在2015年7月成立,主打汽车分时租赁,采用随取随还的模式,而这也是王利锋继网约车鼻祖“摇摇招车”、“AA租车”和美意互通的创业之后的再一次创业。彼时,共享经济概念在网约车和Airbin共享住所推动下“蔚然成风”,共享汽车也成为资本青睐的新风口。

展开阅读全文
免责声明:"5G之家"的传媒资讯页面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、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。如稿件涉及版权
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。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
其内容的真实性,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。我们不鼓励任何形式的投资行为、购买使用行为。
  • ANGJIA 方佳 4K高清智能3d眼镜VR一体机

相关推荐

【腾讯云】十周年感恩回馈,1核2G云服务器首年99元
阿里云ECS云上季
本站由阿里云提供计算和安全 Copyright ©5gzj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 违法举报平台12377 浙ICP备20028707号-2